空港withlove

❤翰翰❤

【蟒獒】永远十六岁(HE)

这篇超好看。

Massiekur:

为了这个新脑洞,一天啥也没干就打字了…


35岁的蟒x獒,其实我也说不清楚…


灵感来自于我前两天看的一部同名电影,


但其实情节也都不太相似,只是因为突然有一钟被电打到的感觉…


就突然很想写啦…所以非常地啰里八嗦大家不要嫌弃啊 (*´Д`*)…


看完真的是真爱啊啊啊啊……


胡言乱语真的胡言乱语,诚惶诚恐地吃饭去了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1


 
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
 


闹钟不知道响了多少下。


 


缩在被窝里的人才稍稍扭了扭身子,艰难地探出头来。


 


张继科暴戾地一按,力度没把握好,直接把那喋喋不休的小闹钟推倒在地上,发出更响的噪音。


 


“...草。”


 


始作俑者还摸了摸炸裂的后脑勺,将将捡起。


 


事实上,这已经是许昕买回来的第四个闹钟了。


 


上一个小家伙由于在他们两个进行友好的“清晨互动”时,不适时宜地响起。于是很不幸地被某只发怒的狗子抄起来砸在了墙上。


 


然后花了许昕三天时间把墙上的窟窿给补齐。


 


想起那张哭笑不得的脸,张继科顿了顿,还是把那闹钟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看。


 


还能用,没坏。


 


今天是他们在一起整整二十年的纪念日。


 


张继科倒了杯牛奶,一边喝一边看桌上的日历。许昕那家伙在今天的日期上画了个大大的红圈,旁边标了个小爱心。


 


神经。


 


说是这么说。眼角却不自觉弯了起来。


 


居然都二十年了。


 


从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长到而立之年,怎么时间快得就像是开玩笑一样。


 


当初他们还没住在一起。


 


某天和那家伙大吵一架,冷战几天后下班回家,突然看到房子被搬空了,吓得差点晕过去。


 


后来才知道,许昕那傻逼偷偷把张继科的东西全运到自己家里去了,吵着闹着说再也不想跟他冷战,要天天都看到他。


 


张继科心一软,活生生将分手两个字咽下肚子。


 


这情景好像还是昨天发生的一样。


 


一晃眼那么多年过去了。


 


想到那家伙还要陪伴自己进入人生中的下一个十年,张继科倒有些不甘愿的。


 


不过也没办法,不是么?


 


突然,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,打破张继科难得甜蜜的沉思。


 


“醒了没?早餐在桌上,牛奶记得热一下再喝。”


 


读完消息,张继科一抖,默默放下了手里的冰牛奶。


 


额...


 


都几点了,上班快迟到了。


 


 


 


2


 


电影学院的课堂里,学生七零八落地坐着。


 


张继科不爱点名,哪怕一两次碍于规矩不得不点,他也是低着头糊弄过去拉倒。


 


当然,也总有一些人因为张老师远近闻名的颜值,一节课也不落。但年轻人们擅长摸清套路,来上课的人数越来越少。


 


今天也是如此。


 


下午的课,张继科很困不想讲话,就放部电影给大家看,然后自己托着腮靠在讲台上玩手机。


 


窗外的鸟叫声叽叽喳喳弄得他心烦。


 


游戏已经输了两把。他抬头想要关窗,却想起来明明是自己觉得闷热,才在课前打开的。


 


算了算了。


 


张老师又沉沉坐回去,百无聊赖地环视了一圈台下的学生。


 


我的课很无聊。


 


他总结性地想着。但他发现自己并不在意。


 


就在张继科准备再来一把手机游戏的时候。


 
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
 


又一阵铃声响起。


 


与早晨那闹钟的待遇有天壤之别,张继科顿时像睡醒了一样,砰地坐起身就飞速地整理好课件准备离开。那心情,估计比台下满脸稚嫩的学生们还要急迫。


 


“老师,老师!”


 


谁知道刚踏出一步,就被其中一位给拦住了。


 


张继科抬眼一看。


 


这不是那个一直坐在第一排,不管自己讲课多无聊,还是坚持认真听讲的女生么。


 


她的眼镜太大太圆了,一点也不适合她的脸型。


 


这是张继科在上课时不小心瞥到她专注的眼神,脑子里回荡最多的一件事。


 


现在他近距离看到了,果然是真的不适合。


 


“老师,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
 


那女生毫不知情地扶了扶眼镜,打断张继科的走神。


 


“额...”


 


他如梦初醒地看看表。


 


“什么问题?”


 


张继科语气冷淡,眉宇间透着明显的不耐烦。


 


问电话的话,就说手机丢了。


 


他悠悠地思索着。


 


被学生搭讪,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
 


谁知那学生一开口,就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
 


她好奇的眼睛张得大大的,语气认真,好像终于问出了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。


 


“老师,你为什么喜欢电影啊?”


 


 


 


3


 


张继科在办公桌前坐下。


 


才感觉自己站了一上午,酸疼不已的双脚有了些许慰藉。


 


他按了按太阳穴,趴在桌子上闭目思索。


 


下午还有个会,结束了可以直接回家。


 


许昕那家伙最近公司挺忙的,不过他好像说会早点回来。


 


张继科缓缓睁开眼睛。


 


本来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睡着,但他没有。精神却莫名其妙绷紧,脑子里有句话一直在回荡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喜欢电影?”


 


张继科撇了撇嘴。


 


想到自己在听到这个问题时,居然哑口无言,什么也回答不上来,一点当老师的尊严也没有。


 


话说回来。


 


现在的学生都在想什么?上上课睡睡觉背背书考考试,不是挺好的。


 


小心我挂你。


 


休息时间,办公室里挺热闹。


 


就在张继科独自咬着笔帽,反思自己刚刚一点都不酷的时候,不小心潜入了前面两位女老师的谈话。


 


“你老公最近怎么样?”


 


“哎别提了,昨天碗也不洗衣服也不晾,说他两句就像要爆炸一样,日子没法过了...”


 


“诶哟夫妻吵架嘛,床头吵床尾和。欸对了,你听说陈老师要调走了吗!”


 


“呀,评上职称啦?好羡慕...”


 


张继科越听越觉得无趣,眼皮发沉,手里的笔一扔,又趴回了桌子上。


 


“哇!”


 


突然,前面那个女老师又爆发了一声尖叫。


 


张继科在心底骂了一句,抬头看去。


 


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快递员,手里抱着一个大礼盒,里面放满了鲜花。


 


“今天不是你生日吗,是不是你老公送你的啊?”


 


尖叫的女老师拍了一下旁边那位,兴高采烈。而那位也面上一红,脸色却兴奋起来。


 


“诶呀...”


 


办公室里一阵热闹。


 


张继科耷拉着眼睛看好戏。心想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把花送到办公室的,有够老土。


 


然而就在那女老师要伸手接过,那快递员张口问了一句,空气瞬间石化。


 


“请问...张先生在吗?”


 


张...张先生....


 


时间静止五秒钟后,所有人齐刷刷地向角落里的张继科看去。


 


那人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,尴尬得咳嗽起来。


 


“张先生?你的花。”


 


快递走到面前的短短几步路,张继科感觉像过了一年。


 


然后接下那少女心满满的礼盒时,手臂僵硬得几乎动不了。


 


盒子里,鲜艳的玫瑰花里插着一张精致卡片,上面是署名为“昕”的某人,留下的衷心祝福。


 


“张老师,周年快乐。”


 


...


 


觉得自己的脑仁有点疼。


 


张继科一边在快递员的收据上签名,一边在众人目光炯炯的注视下,低声骂了句:


 


“...草。”


 


 


 


4


 


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停在车库,张继科知道许昕已经回家了。


 


天气很好,太阳还没有下山。但他的心情不太畅快。


 


捧着花坐电梯的时候,还被进来的一对小情侣从抬头打量到脚。搞得他爆炸尴尬,只能故意把手里的“周年礼物”藏得深一点。虽然没什么用。


 


今天在办公室里被围观的账,还得跟那家伙算。


 


张继科盘着盘着就走到家门口,一摸口袋才发现钥匙也没带。


 


于是做了个要被“哔”掉的口型,咣咣开始凿门。


 


“谁啊~”


 


果不其然,屋子里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甜到腻的声音。张继科脸色一绿,不说话,敲得更响。


 


“要进来,说暗号!”


 


里面那人依然不买账,继续为难他家忘带钥匙的狗子。


 


“我是你爸爸。”


 


张继科歪歪头,爆出这“暗号”的时候,眼神差点能穿过大门去戳死某人。


 


“诶呀错了,你应该说:许昕我爱...”


 


“许昕你再不开门你就永远别开门了。”


 


话音刚落,面前紧锁的大门“唰”的一下就打开了。


 


比芝麻开门还管用。


 


“嗨!”


 


然后张继科就看到许昕腰间系了个颜色可笑的围裙,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
 


有些想笑,但张继科忍住了。


 


许昕知道自己肯定不喜欢当众被众人送花。但他就是爱这样挑战自己。


 


大概也只有他敢这么做。


 


所以看着许昕傻兮兮的笑容,本想大发雷霆的某人找到了心里平衡点,也就作罢了。


 


为了不让那人发现自己弯起来的眼角,张继科重重叹了口气,一巴掌把手里的花拍到他胸口,自己弯腰脱鞋进屋。


 


许昕老实地接过,眼睛却在滴溜溜地打转。


 


于是门一关,他就快步上前,从背后死死把那扑克脸的人抱在怀里。


 


气息吐在那人僵硬的耳蜗里,顺便用脸蹭了一把他的头发。


 


“张老师,回来啦。”


 


张继科别过头去,衣领刮到下巴,刺得痒痒的。


 


他又害羞了。


 


许昕得意地将下巴靠在那人肩上不依不饶,直到张继科嫌重看向自己。


 


“啪”一下,飞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
 


 


 


5


 


“晚上吃什么?”


 


张继科绕到厨房看到许昕铺了一桌子的食材,挑挑眉。打开冰箱想拿瓶啤酒,却发现里面也塞得满满的,拿起来费劲,就想算了。


 


“吃牛排。”


 


许昕把张继科的衣服和包都放好,重新系好围裙走进来,想到今晚的烛光晚餐,语气有些得意。


 


“还有意面。”


 


Boring。


 


张继科歪歪头。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
 


“想吃煎饼。”


 


闻言,许昕一愣。随后转头,一把将某人拉进怀里。


 


“明天早上给你做。”


 


然后用鼻子在那人脸颊凹陷蹭了蹭。


 


毡板上放着新鲜的肉,应该是做酱料用的,张继科拿起旁边的菜刀,想学着许昕平时的样子试一试。


 


“今天学校怎么样?”


 


许昕在背后忙活着,日常地嘘寒问暖。


 


“还行。”


 


张继科也随口答道。虽然他觉得办公室里今天也无聊到爆炸。


 


“哦对了,老陈被调走了。”


 


“呀,评上职称啦?挺好。”


 


许昕头也没抬,继续忙碌。


 


张继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他愣了愣,突然想起了办公室里那两个女老师的对话“以及其中一个对于自己丈夫的不满。不知怎么的,就开口问了个蠢问题。


 


“...今天你洗碗吗?”


 


“啊?”


 


许昕回头,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张继科。


 


“哪天不是我洗的?”


 


“哦。”


 


听到这回答,张继科说不上满意,就是也还好。他像玩游戏一样,机械性地用菜刀去剁桌上的肉,发出急促短暂的声音。


 


“哒哒哒哒哒...”


 


许昕听不下去,从背后搂住张继科的腰,然后抢走他手里的刀。


 


他家祖宗今天大概累了。你看,都神智不清了。


 


“祖宗,你还是去歇着吧。”


 


 


 


6


 


张继科爬上沙发躺着,拖鞋也没脱,睡意全无。


 


举起手机看一会新闻,倒开始越看越困。


 


另一边的许昕拿出一瓶看起来很好的红酒放到桌上,又放上两只高脚杯。


 


张继科的眼睛斜斜瞥过去,突然发现许昕今天穿得很考究。酒红色的毛衣里面套着深色的衬衫,裤子显得腿部线条很长。是自己没发现还是那家伙今天真的换了一副眼镜?


 


张继科用手撑着下巴。


 
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以前那个傻小子也变成了现在这样成熟的男人。


 


他不愿意承认,但他难以否认这样的许昕很有魅力。


 


看着许昕倒红酒那优雅的手势,张继科莫名感到一阵烦躁。


 


他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,所以想了想,准备去找个录影带看。


 


看什么呢?


 


“你为什么喜欢电影?”


 


突然,今天那女生的问话又这么扎实地跳进脑海。与那情景重合的,是自己很小的时候,忘了是谁也这么问过自己。


 


当时的自己好像回答得很有底气。但现在,怎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呢。


 


“科子。”


 


张继科烦躁地挠头发,一回神,听到许昕在叫自己。


 


“明天是周末啊。”


 


那人自言自语一般,又像是跟自己对话。


 


张继科舔舔嘴唇。


 


翻身做回沙发上,找回被自己扔了的手机,又开始心不在焉。


 


“...是啊。”


 


“牛排配蘑菇酱好吗?”


 


许昕温温的声音又传进耳朵,这种感觉让张继科的神经变得懒散起来。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“明天有什么安排吗?”


 


“没。”


 


张继科看着手机,咬着手指。


 


“哦...”许昕把蘑菇酱的佐料从厨里拿出来,转身去找勺子。


 


“五分熟吗?”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许昕开了小火,然后回到餐桌,拿起红酒喝了一口。


 


“意面要加芝士吗?”


 


张继科被问得有些不耐烦,身子不舒服地动了动,眼神还是没离开手机屏幕。


 


“...好啊。”


 


“那明天去结婚吧。”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...


 


啊???


 


 


 


7


 


张继科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,瞪圆了眼睛。


 


怪不得呢,许昕老捡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问自己。


 


“你你,你说什么?”


 


“不管啊,你答应了!”


 


许昕明显也有些紧张,他背过身去挑起一块蘑菇送到嘴里,像是要给自己压压惊。


 


“不是,我那是...”


 


沙发上那人也有些语无伦次。本来么,以为是寒暄,谁知道那人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。这样措手不及。


 


话说到一半也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,张继科挠了挠头发。


 


他从来都没想到这样的问题,这...该怎么办。


 


许昕吃完了半碗蘑菇,然后终于走出厨房,两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张继科,目光认真又笃定。


 


“那...你愿意跟我结婚吗?”


 


哈?


 


好像从没看过那人的表情这么严肃,张继科怕自己一点头就答应了。但他回过神来,不停地咬嘴唇,告诉自己那人大约是在开玩笑。


 


“不好笑。”


 


张继科努力想让语气变得轻松,但适得其反。闻言,许昕突然像炸了一样,从餐桌冲到那人面前,用时仅仅不到1秒。


 


“我没开玩笑,科子。”


 


他的样子有些着急,生怕被误会。张继科更加不知所措,正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那人突然的下一个动作,让他顿时绷紧神经,脑子一片空白。


 


许昕将手伸进口袋像是要拿什么。


 


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张继科的脑海徘徊。


 


不不不...求你别...


 
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
 


果然,下一秒,许昕的手里出现了一枚戒指,而另外一只一模一样的,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。


 


看他跪坐在自己的腿边,沙发上的张继科如坐针毡。


 


许昕的表情很决绝,张继科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,只是...


 


“本来我想吃饭的时候再拿出来的,可是我忍不了了,我紧张死了。”


 


许昕握住他的手,眼角有一丝笑意,语气柔和。


 


“科子,跟我结婚吧,好吗?”


 


张继科僵在原地,依旧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 


“科子?”


 


像是觉出不妙,许昕微微皱眉,手上的力气也紧了一些。


 


“我...额...”


 


“你答应吗?”


 


见他这样,许昕开始急迫地追问。


 


越是如此,张继科心里就越想逃开这一切。


 


“我...”


 


张继科不敢看他的眼睛,别过头去含含糊糊,终于一鼓作气把话给讲了出来。


 


“我还没准备好。”


 


“为什么?”


 


许昕死死地看着他,像是在质问,又像是在给自己缓冲的时间。


 


张继科却答不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8


 


张继科和许昕在一起,就像是水到渠成。


 


没有意外,没有坎坷,也没有特殊事件。就像是太阳傍晚会下山,清晨会升起一样。他们知道彼此会互相陪伴。


 


高中相识,大学相恋,毕业后的相伴。


 


一切是那么合理,合理到已经不对生活产生好奇。


 


张继科会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感,现在这样平静到不真实的日子,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
 


习惯成自然这句话,其实很可怕。


 


“跟我结婚吧,好吗?”


 


那人真诚地看着自己,语气有魔力像要把自己的意识都给吸走一样。


 


但张继科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。他的心里有一根刺,这么硬生生地扎着,将所有泡沫都拨开,去审视真实的自己。


 


他知道问题不在于许昕。而是他自己。


 


“你不愿意?”


 


许昕的声音有些颤抖,仿佛说出的这句话要让他自己接受,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
 


“...我想考虑一下。”


 


“考虑什么?”


 


闻言,许昕声调突然高了一些。他实在无法理解,面前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
 


“考虑所有。”


 


婚姻,家庭,未来,还有自己的生活。


 


正值一个困惑的十字路口,张继科对如今的自己都没有把握,怎么有信心去对一个家庭负责。


 


“我们都这么长时间了,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
 


许昕试图去理解张继科的顾虑,试图让他接受自己的心意。


 


但张继科想得并非那么简单。


 


“我是不相信自己。”


 


“不。”


 


闻言,许昕低下头,语气变得冷漠。


 


“你只是没有责任心罢了。”


 


什么?


 


张继科抬头去看许昕。


 


那人抿着嘴别过头去。


 


爱人如此明显的拒绝,让他很难受。他也知道自己的话说重了,可他不想去管。


 


房间里的空气压抑得吓人。


 


许昕收起戒指,缓缓站起身来。张继科缩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
 


“可能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。”


 


许昕消失在门口前,留下这样一句话。


 


他期待张继科的反应,但什么也没发生。


 


 


 


9


 


直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张继科才隐约觉得有些难过。


 


对于自己来说,许昕不仅仅是爱人的存在。而已经成为自己身上不能缺少的一部分。


 


可就因为是这样,他才变得困惑。


 


他不敢接受那样一段稳定的关系。他怕明天早上醒来,日子会和今天过得一模一样。


 


但明明是应该开心的周年纪念日不是么?


 


张继科起身去拿桌上的红酒,咕咚喝下一大口觉得不带劲,还是冲到冰箱那里翻来翻去,找到两听啤酒。


 


他可能让许昕伤心了。


 


冰凉的液体带着气泡和酒精,灌入喉咙,刺激感官。


 


张继科长到那么大,已经很难感觉自己在乎什么东西。


 


父母上个礼拜打来电话说相处太难,还是打算离婚。他点头只说了声“哦”,觉得并不在意。


 


开会时提出的教学方案又被质疑,他不在意啊,又不是认真写的。


 


车子被贴了罚单,倒牛奶的时候洒下一大半,马桶冲不了水,课堂上的学生越来越少。他全都不在意,通通不在意。


 


就连面对许昕,脑中也产生了“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”这样的想法。


 


那人生的意义究竟在于哪里呢。


 


手边的啤酒罐慢慢变空。


 


张继科的脸色也变得红红的。


 


曾经也努力地定下各种目标,不向生活请安。


 


到头来吃穿不愁,经济基础稳定,有爱的人在身边。


 


可说好的梦想一个也没实现。


 


自己却不再年轻。


 


酒精在胃里翻滚,喉咙干干的。


 


谁让那家伙非要跟自己求婚啊。太突然了谁能接受。


 


张继科抱着枕头,坐在地上靠着沙发,眼神越来越懵。


 


啊...好像有点想许昕了。


 


就一点点...


 


 


 


10


 


“叮铃铃——”


 


闹钟不知道响了多少下。


 


张继科才稍稍扭了扭身子,艰难地探出头来。一把将闹钟拍到了地上。


 


今天这手感怎么有些不对。


 


张继科模糊地想着,也不管,翻了个身打算继续昏睡过去。昨晚酒喝多了,脑子里一片恍惚,就想什么也不干。


 


反正今天周末,休息。


 


“科子!!”


 


诶哟卧槽。


 


就在张继科的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,突然一声吼叫传来,弄得他一下子从被窝里面坐起来,觉得头要炸开了。


 


他揉揉眼睛,看向一屁股坐在自己床边的那人,脑子还是一团浆糊。


 


“...你回来了?”


 


许昕本来调皮地想伸手去拨张继科额前的碎发,听他这么说,突然就不懂起来。


 


“啥叫我回来了。”


 


他一拍张继科的后脑。


 


“你不会以为我是你爸吧?”


 


难得那小子这么迷糊得可爱,许昕趁机捧起他的脸,凑很近调戏。


 


“来,叫爸爸。”


 


...


 


“滚!”


 


果不其然,下一秒,恬不知耻的许昕就被床上的绝凶虎一脚给踹了下去。


 


那人还在扫给他一个犀利的小眼神,让他自己体会。


 


“靠,你不带这样的。”


 


许昕摸着自己的屁股起身,满脸怨气。背后的书包这么一撞,差点从肩膀上掉下来。


 


啊?


 


怎么会有书包?


 


张继科定睛一看,差点吓得从床上摔下去。


 


面前的许昕穿着一身校服,背着书包,整个人看起来起码年轻了十几岁。


 


张继科嘴都合不拢。


 


“干嘛,被我的帅气吓到了?”


 


看他这样,许昕得意地甩甩头发,肆意地消费自己的帅气。


 


“不是...”张继科眨眨眼,以为自己看错了,“你...穿成这样干嘛?”


 


cosplay?还是制服诱惑啊?


 


“你睡糊涂了吧。”


 


张继科还在皱着眉头脑补呢,后脑猝不及防又被某人拍了一下。被拍醒了一样,张继科转头往四周看了看,发现这周围的摆设......


 


靠,怎么跟自己读高中时住的房子一摸一样!


 


什么意思啊?!


 


那边许昕皱着眉看床上某人痴呆的眼神,又摸了摸他的额头,没烧啊。


 


“好了,快点起床了,兄弟。”


 


说完啥也不管,开始掀张继科身上裹得紧紧的被子。


 


“再不走就错过早自习了。”


 


早自习...?


 


突然,反应过来的张继科犹如晴天霹雳。


 


不是吧?


 


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?!


 


 


 


11


 


WTF…?


 


张继科一边咬着许昕给自己带的煎饼,一边艰难地移动着。


 


再怎么说,要求一个三十六岁的大男人一下子去面对自己十六岁的样子,还是非常不人性化的。


 


刚刚照镜子的时候,他就被自己又白又嫩的皮肤给惊讶到了。


 


改天一定得晒一晒!


 


他指着镜子,对里面十六岁的自己真诚地告诫。


 


一,点,都,不,man。


 


许昕还在外面咣咣敲门,催他快一点。


 


“喂喂喂,煎饼都凉了。”


 


张继科咽下那口土豆丝,发现自己有好多年没有尝过这个熟悉的味道了。


 


许昕依旧在旁边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
 


游戏,篮球,考试...走在这条通往学校的路上,路边老旧却自然的风景,让张继科一直怀疑是不是老天爷玩游戏时出现了bug。


 


还是许昕报复我,给我设了个局。


 


不然你可千万别告诉老子,老子穿越了。


 


我去,这到底怎么回事!


 


不知不觉走到了校门口,大门敞开,门口站着两排学生在迎宾。时不时有同学和老师走进去,脸上带着没睡醒的疲倦。


 


不不不,我干不了这个。


 


张继科突然开始腿脚发软。


 


废话,老子好不容易熬到能随心所欲了,现在再把我赶回学校。怎么可能!


 


拜拜!


 


张继科一转身就要往回逃。


 


后颈的衣领却及时被某人给拽住。


 


草,这家伙从小就比自己高半个头。张继科鼓着嘴抱怨生命的不公。


 


“哪儿去?”


 


“...回去拿书,书没带。”


 


“你带了,我给你装包里了。”


 


“...不是,我不太舒服,可能要发烧。”


 


“没发烧,早上我摸了。”许昕说着又摸了一把那人的脑门,觉得无比正常。


 


“...那个我肚子痛,刚刚煎饼里的土豆丝可能有毒...”


 


“你有毒它有毒?”


 


许昕不吃这一套,拽着某人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。


 


“大蟒,大蟒。”张继科看着那熟悉的校门口,实在是不想进去,扯着许昕的手几乎要开始求饶。


 


“好了结婚这件事我会考虑的,你快让这一切停止...”


 


“你在说啥呢?”


 


许昕又拍了把那人的脑袋。张继科咬着牙暗自算着,这可是今天的第三次了。等我回去了要你好看。


 


“科子,你妈出差前把你交到我手上的,我可要对你负责。”


 


许昕的声音难得这么正义有内涵。


 


张继科一愣。


 


许昕咳了咳又补一句。


 


“还有对你妈负责。”


 


然后张继科就被许昕不由分说,一路拖进了学校。


 


 


 


12


 


“张...继...科!”


 


讲台上,老师咬紧了后槽牙,第三次叫醒沉睡中的张同学。那人还不以为然地揉揉眼睛,露出不耐烦地深色。老师气坏了,握紧了手里的粉笔,直直就往那人座位方向扔去。


 


嚯…


 


班上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看到最后一排。


 


张继科眼睛还没睁开,直觉感到什么东西正盘旋着朝自己袭来。下意识敏捷地一歪头,正好避开。


 


那粉笔“啪”一声砸在了地板上,断成好几节。


 


“哇...”


 


有女生忍不住低声感叹起来,但碍于上课和老师,不敢表露太多崇拜之情。


 


“你你你...”


 


那老师看起来要被气出心脏病了,一拍桌子。心想本来就不怎么听话的张继科,今天居然如此明目张胆,真的是欠教育!


 


“你给我出去!”


 


出去就出去。


 


张继科打了个呵欠,挑眉。站起身就往外走,丝毫不在意。


 


那老师气不过,再一次叫住那个放荡不羁的背影。


 


“今天放学,把你家长给我叫过来!”


 


闻言,张继科两手插口袋,耷拉着眼睛转身。


 


“不好意思,家长出差。”


 


然后在那老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又补了一句。


 


“还是咱们俩聊会吧。”


 


说完,头也不回就出了教室。


 


“哇...”


 


“好帅...”


 


几个女生开始窃窃私语。男生们虽然面上没什么,心里却突然涌出一些羡慕。


 


只有那讨人厌的老师,僵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13


 


嘁。


 


失败的中年男子,整天就知道拿学生撒气。


 


张继科回想起以前,该数学老师因为上课的时候一个女生说话,就让她一个人站到全班面前大声说三遍自己错了,跟大家道歉。


 


那时候张继科看不过,就刻意地在课堂上找他茬,跟他对着干。


 


还因为这件事差点吃了处分。


 


现在想到这样的事,张继科只是想笑,觉得虽然幼稚,但也挺有趣。


 


哦,今天这事儿,也应该够让自己吃个处分了。


 


他扑哧笑了出来。觉得嗓子难受,有点想抽烟。


 


“科子!”


 


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学生,哪有烟呢。


 


就在这时,许昕出现在了视野。


 


一下课就听到同学在传,说隔壁班的张继科又惹事了,虽然有些过分但是挺酷的。


 


大家都不太喜欢那位老师,言谈间对张继科倒很赞赏。


 


就许昕一个人,觉得有些担心。


 


果然,走到学校操场的另外一头,空电房旁边有个杂货间。张继科就坐在门口。


 


许昕松下一口气,那是他们的老地方了。


 


看到他,张继科笑了一下。许昕从高俯视,觉得这个笑容实在好看,脸色一僵,还是故作镇定地在旁边坐下。


 


“又跟老师吵架啦?”


 


“怎么,你也要管?”


 


许昕的语气有种装作大人的感觉,张继科听着觉得好笑。怎么以前没觉得,年纪轻的许昕那么可爱。


 


许昕被那人的眼神扫得心里一乱。


 


“那当然得管。”


 


想用轻松的口吻带过紧张感,许昕却发现自己的语气怪怪的。


 


“真把自己当我爸了?”


 


不知道怎么,张继科突然感到一阵烦闷,懒得在这傻坐着,站起身拍拍屁股就往外走去。


 


“喂,你去哪?”


 


许昕的大嗓门从背后传来。


 


张继科眯眯眼睛。


 


“翻墙逃课呗。”


 


反正老师不让进门。说起来,以前自己只是逃课,却没有翻出过学校那么刺激。难得有机会干嘛不体验一下。


 


许昕想开口阻止他,却想不到阻止的理由。的确,架势摆得挺好,可张继科从来,哪里是自己能管得了的。


 


“喂,外面危险。”


 


想了半天,许昕僵在原地,吐了这么一句。说完感觉自己弱爆了。


 


“那你保护我啊。”


 


闻言,张继科回头又瞟了他一眼。勾起嘴角。


 


“一起来么?”


 


许昕看得有点呆。


 


 


 


14


 


张继科脱掉校服外套,吵着要门口小卖部的老板把烟卖给他。


 


老板怎么说都不肯,张继科还想再说,就被旁边听不下去的许昕给拦腰扛走。


 


“你可以啊,还抽起烟了?”


 


许昕看着怀里的兄弟一步一步要滑向不良少年的深渊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
 


算了,反正也买不到。张继科鼓鼓嘴,开始敲许昕的肩膀。


 


“喂,放我下去。”


 


“放你下去可以,告诉我去哪?”


我哪知道啊。


 


张继科咬着手指盘算着,莫非自己要来一个很土很土的“旧时光一日游”,把曾经的回忆都感受一遍?


 


还是算了吧。


 


他安心地趴在许昕的背上,看来往的车子和不那么多的行人。


 


偶尔两个留着杀马特发型的人路过,带着大金链子小手表,让张继科恍惚感觉不远处的理发店是不是到了放饭时间。


 


可能那个时候还比较流行这个。


 


小差开着开着,许昕怀疑那家伙是不是在自己背上睡着了。


 


“欸,你想到没?”


 


“想到了。”


 


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流出来的热血。


 


张继科一翻身,从许昕身上蹦下来。


 


下一句话,让许昕膛目结舌。


 


“大蟒,陪我去纹身吧。”


 


“啥???”


 


 


 


15


 


张继科根本没带钱。说能不能用支付宝的时候,被问“那是什么玩意儿”,


才想起来这可是二十年前。


 


手机都还是诺基亚。


 


张继科不死心地拖着许昕回家拿了钱,又浩浩荡荡地回到纹身点。


 


“喂,你真的确定?”


 


直到那技师抄着两只大花臂,将张继科的袖子掀开,露出白白的皮肤。许昕都还一直在问。


 


“确定确定。”


 


张继科眼角忍不住弯起来,有点迫不及待。


 


想到自己看到画册上那只和平鸽的图案,一见钟情,觉得特别高级。


 


技师开始找家伙准备上手了。


 


许昕别过头去不太敢看。当下,他觉得自己有点像电视里在产房门口,等妻子分娩的傻老公。


 


很奇怪。


 


当针终于刺进皮肤的时候,张继科才突然感觉,自己正值少年。


 


许昕觉得等了好久好久,外面沙发旁边的杂志都快被自己翻烂,张继科从那间有些可怕的房间走出来了。


 


“...怎么样?”


 


许昕皱着整张脸,小心翼翼地询问。


 


张继科抿抿嘴。


 


“疼。”


 


“不过特别爽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
 


“不不不不不...”


 


许昕连连摆手,想要逼他喝毒药似的。不,这比喝毒药还吓人啊。


 


张继科满意地看着许昕的反应,手臂上的感觉很神奇。就像不是自己的手了,却一直有触感在提醒他,某样东西的存在。


 


张继科暂时说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。


 


他只是上瘾地想,要不给自己再穿个耳洞。


 


后来想想自己耳朵太大不太好看,就作罢了。


 


 


 


16


 


张继科觉得自己大概疯了。


 


谁家熊孩子逃了一天的课,天都黑了,还趁门口保安打瞌睡,再偷偷翻回去。


 


许昕也觉得自己哥们疯了,但自己一定也是傻了,才会跟着他一块儿。


 


哈。


 


张继科一路狂奔到操场中央,“啪”一声躺下。满地的青草味道很浓,让人觉得生活没那么糟糕。


 


见状,许昕忍不住笑开来。


 


不得不说,难得这样什么都不管地疯一次,还是挺带劲的。虽然到现在他都觉得,旁边这哥们一定收了啥刺激,自己却不知道。


 


张继科翻身坐起来,打开一罐啤酒猛灌一口,又递给许昕。


 


他仰头看天上的星空,着了魔地感觉二十年前的夜空都那么明亮好看。


 


许昕也喝了一口,冰凉的液体划过喉咙,整个人的疲倦感都被一扫而光。


 


他刚想开口问今天的张继科,为什么这么疯狂。


 


就在这时,什么声音“叮铃铃”地响起。


 


张继科愣了半天,才发现是口袋里的手机。


 


“喂...”


 


一个女声从听筒那里传来,张继科张了张嘴,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字眼吐出口。


 


“妈。”


 


“肯定骂你了吧。”


 


许昕看着张继科挂了电话,顺着逻辑揣测。虽然他自认没有把某人照顾好,张妈妈应该也把自己骂一顿才对。


 


“骂了。”


 


张继科却豁达地弯起眼角。怎么说呢,很久没被人这么骂过了,还挺怀念。


 


“你傻了吧!”


 


许昕说着又要伸手去拍张继科的头,却一把被那人躲开。


 


“喂!今天第四次了,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啊。”


 


张继科狠狠按住许昕,惹得那人哈哈哈笑出声来。


 


“等我回去,一定给你好看。”


 


看着他的样子,张继科轻声自语完了,却突然想到,自己还回得去吗?


 


不不不,还想回去吗?


 


难得的十六岁啊。


 


“对了科子,你爸妈…最近还吵架吗?”


 


许昕安静下来,又喝了口啤酒,假装不经意地问出一句。


 


惹来张继科的沉思。


 


对啊...那个时候父母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,每天一见面就吵架,丝毫共同语言也没有。


 


几乎成为自己青春期,最大的烦恼了吧。


 


“已经快一个月不说话了吧。”


 


张继科努力回想着,答道。


 


“哦...”


 


许昕挠挠头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年轻人嘛,觉得安慰就像是看不起对方一样。许昕揣测半天,试着讲出自己的一个烦恼,大家算是扯平了。


 


“我爸昨天晚上又喝酒了。醉了躺在地上,一整晚都没起来。”


 


张继科转头看他。


 


按日子算来,两年前许昕的父母也离婚了。


 


哎,真年轻啊。


 


张继科顺手又结果啤酒灌了一大口。


 


十六七岁的烦恼,就像是天大的烦恼一样。


 


上帝视角的张继科,想到自己满不在乎的三十六岁,是多么无趣啊。


 


 


 


17


 


月亮像在动一样,夜空依然明亮。


 


许昕瞄了旁边那人一眼,还是把话给说出口。


 


“科子。”


 


“嗯?”


 


张继科趴在地上,百无聊赖地拔下一根青草放在鼻子下面闻,那味道让人上瘾。


 


“今天你跟平时不大一样。”


 


闻言,张继科来了精神。


 


“哪里不一样?”


 


“哪哪都不一样。”


 


挺奇怪的,但...挺迷人。


 


许昕想到“迷人”这两个字,下意识地红了脸。什么鬼,许昕。


 


“那你具体说说。”


 


张继科翻了个身,成大字状平躺,像卸下防备的猫咪,将最柔软的部分示人。


 


“讲不清楚...总感觉,比平时更有干劲...”


 


“干劲?”


 


“有朝气。”


 


“朝气?”


 


“诶呀,我就说讲不清楚。”


 


许昕挠挠头发,也在张继科身边躺下。


 


“反正比平时更有精神就对了。”


 


许昕想到平日里趴在桌子上老是睁不开眼睛的某人,觉得他是要把平时不敢做或者是懒得去做的事情,都挤在今天一天做完似的。


 


张继科却陷入了沉思。


 


本来以为许昕会说自己看起来老了。


 


他自嘲地勾起嘴角。


 


这样充满干劲的日子,还会持续多久呢。


 


张继科突然在心中的心愿单上,又添了一句话。


 


永远是少年。


 


“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


 


张继科喝完最后一口酒,凭空念叨了一句,突然想看看那个时候有什么电影上映。


 


“看什么?”


 


“随便。”


 


张继科又低头去闻青草的味道,觉得很上瘾。


 


“对了科子,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
 


许昕看着天空,也凭空念叨了一句。张继科没有回应,他也不在意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喜欢电影啊?”


 


什么?


 


张继科突然转头,看向许昕的侧脸。


 


这个问题...


 


“你上次不是说,想学电影吗?”


 


许昕自顾自地说下去。


 


“那你为什么想学电影呢?”


 


原来,是他问的吗?


 


感觉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前了。


 


张继科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。


 


“因为我想拍电影啊。”


 


从小时候偷偷在房间里放录像带,躲避爸妈的争吵开始。他就梦想有一天可以拍自己的电影。


 


直到现在他对着十六岁的许昕再次说出自己的梦想时,恍如隔世。


 


长大后的生活残酷到,磨平他的棱角,模糊了他的理想。他一步步地妥协,直到被洗脑,让自己相信的当初的目标,只能成为天上的一颗星星。


 


你可以看,但你永远触摸不到。


 


从一个古怪的追梦人成为一个庸俗的大学老师,可能是张继科这辈子,最不想承认的妥协吧。


 


所以他只能告诉自己,安稳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。


 


才能勉强平衡一些。


 


他肯定会忘记了,当初自己执拗地躺在草地上,望着夜空,对身边人发誓说自己一定会摘到那颗最亮的星星。


 


那一刻他绝对不是开玩笑的。


 


“真好。”


 


许昕的声音幽幽传来,张继科觉得有些不真实。


 


他突然想到自己见过的一句话。


 


愿身边有个人,从不嘲笑你的梦想。


 


“不觉得我在开玩笑么?”


 


张继科扭头,语气带着些轻松。


 


“当然不。”


 


许昕回答得毫不犹疑,认真又笃定。


 


空气就这样安静了几秒钟。许昕想了想又补了一句。


 


“到时候请我当男主角。”


 


哈。


 


张继科一拳打到他身上。


 


“你这就是开玩笑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18


 


“我们去看电影吧…现在就去。”


 


酒劲慢慢上来了,张继科脑子越来越混沌,语气也变得拖拉起来。


 


许昕听着觉得好笑,就这样还不忘要去看电影。于是伸手摸摸他的脸,好烫,真的喝多了。


 


“明天去吧,好吗?”


 


那人惯用的哄人语气,传进耳朵里,让张继科感觉麻麻的。


 


“...不要,就今天去。”


 


张继科双手在空中飞舞着,被许昕握住,放回身旁。


 


“为什么明天不行?”


 


“我怕,等不到明天...”


 


张继科眯着眼睛胡言乱语。


 


难得的十六岁,突然结束了怎么办?


 


这话听在许昕耳朵里却有些刺耳。


 


“怎么会...”


 


“还有一辈子。”


 


这后半句让他讲得越来越轻,直到听不见。


 


也不知道张继科迷迷糊糊地听全了没有,许昕话音刚落,他就弯起嘴角,眼睛都笑成了桃花。


 


“那就结婚吧。”


 


什么?


 


许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,他瞪圆了眼睛,想摇张继科的肩膀,又怕把他弄痛了。只能目瞪口呆地问。


 


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
 


“科子?”


 


与许昕的急躁相反,旁边的张继科翻了翻身,觉得草地很是舒服,脑子懒得思考,眼皮慢慢变沉。


 


“我说,那就...”


 


“...结婚吧。”


 


勉强把话说完,张继科闭上眼睛,不管不顾地就睡过去了。


 


许昕一个人在旁边惊讶得快要石化。


 


看着张继科睡着的样子,他心口一热。


 


不管了,张继科有句话还是说得挺对。


 


万一明天他就变回平常的样子怎么办。


 


等不到明天了。


 


想到这里,许昕满脸通红,鼓起勇气,低头凑上去就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一口。


 


 


 


19


 


“嘀嗒嘀嗒嘀嗒...”


 


张继科的意识苏醒的时候,眼睛还来不及睁开。


 


他脑中的神经随着旁边闹钟指针的声音,有节奏地敲打。


 


好晕。


 


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住,终于撑着伸出手去要给那个吵闹的钟一个教训的时候。突然一个力量出现,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
 


张继科扭了扭身子,皱眉,支开眼睛。


 


许昕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又映入眼脸。


 


“这次闹铃可没响。”


 


那人将他的手塞回被子里,坐下,用手臂从背后还住他。


 


“再敲坏我就要买第五个闹钟了。”


 


他温温的声音钻入耳朵,温厚有力。


 


张继科揉揉眼睛,觉得有些回到现实的感觉。


 


“...你是老的那个。”


 


不自觉吐出一句,像是在告诉自己,又像是疑问。


 


许昕好笑地拍拍他的头。


 


“什么老的那个,你要找个年轻的了?”


 


这时,张继科突然像触电一样弹开,看着那人莫名的脸,气不打一出来。


 


“欸,你不要再拍我的头了!”


 


从昨天开始都第五次了!这能忍?!


 


许昕不理解张继科突如其来的小情绪,满以为自己的动作让他生气了。于是满嘴好话,再一次把那人拉进怀里。


 


“好我错了我错了。”


 


张继科被安抚下来,咽了口口水打量周围。


 


熟悉的吊灯,白色的桌椅,素色条纹的被单。自己的手机躺在床头柜上,突然亮起来,跳出一条推送。


 


哦,现在我回来了,是吗。


 


回到了三十六岁的家里。


 


“太好了,烧退了。”


 


许昕摸了摸怀里人的额头,鼻子在他发间亲昵的蹭了蹭。


 


“我发烧了?”


 


“烧了一整天了,昨天你一直都没醒,吓死我了。”


 


许昕捏捏他的脸。


 


“还好医生说没事。”


 


原来是这样。


 


啊,就是个梦吗?


 


张继科突然有些遗憾,难得的十六岁,却只是做了一个梦。


 


“说来也奇怪,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,怎么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呢?”


 


许昕抱着张继科的手紧了紧,语气带着一些心疼。


 


张继科耷拉着眼睛,不以为然。


 


“永远醒不过来,也挺好...”


 


“我靠,你有病啊?”


 


许昕本来想拨弄张继科额前被汗粘住的碎发,听到他这么说,一下子就改变方向,一把捏住他的鼻子。像要作为惩罚。


 


“好吧我有病。”


 


自己被捏着鼻子,语气变得怪怪的,惹来许昕一阵大笑。


 


看着那人起身去给自己冲药,拿体温计,倒牛奶。张继科脑子里乱乱的,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
 


终于在许昕把熬好的粥端来的时候,为了自己的肚子着想,张继科举起手阻止了许昕那勺子的手。


 


“等等...跟你说个事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


 


许昕把碗放低了些,看着他。


 


张继科有些艰难地开口。


 


“额,就是...你昨天,不是,前天说的事...”


 


“哦...那个...”


 


闻言,许昕低头挠了挠后颈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
 


“你就当我开玩笑吧,你先不用想...以后再说。”


 


“不是...”


 


张继科第一次觉得讲一句话出来要这么难,明明在课堂上就算再困也可以满嘴跑火车。


 


他咬了咬嘴唇,脸也开始发热起来。


 


“我是说...挺好的。”


 


啊?


 


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把许昕弄懵了。


 


“什么挺好的?”


 


见状,张继科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,不知道是跟许昕还是在跟自己较劲。


 


“我说!结婚,挺好的...”


 


好不容易,把这句话完整地说了出来。


 


张继科把身后的枕头抽出来,挡在自己面前,脸色红红的,不去看许昕的表情。


 


“诶诶诶,等会...”


 


许昕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。


 


他想拨开那个枕头,却被张继科死死地抵住。


 


“科子科子,你刚刚说啥挺好的?”


 


“草,你聋啊?”


 


“我聋我聋,你再说一次嘛。”


 


那人力气还挺大的,许昕一边跟他僵持着,一边嘴角不自觉笑开了花。


 


“老子不说了!”


 


“那我们明天就去吧!”


 


“去干嘛?”


 


“领证啊!”


 


“草,你不是说没听见嘛?!”


 


 


 


20


 


打闹得累了,张继科把枕头一扔。许昕一下子没把握好平衡,差点摔下床去。


 


“谋杀亲夫啊?”


 


那人好不容易坐稳了,继续笑眯眯地厚脸皮。


 


“夫你个头。”


 


张继科瞥他一眼不理会,刚刚的“枕头站”让他觉得运动量一下子上升了几个指标。


 


好热啊。


 


他想着想着,拉下外套拉链,露出穿在里面清凉的短袖。


 


等会想吃冰淇淋。


 


“科子!!”


 


那人的声音又突然在耳边爆炸。


 


张继科皱着眉头捂了捂耳朵,心想我知道自己生病了,但脱个衣服你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。


 


那边许昕却张大嘴巴,但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
 


“...怎么了?”


 


张继科狐疑地看向他。


 


“科子,你...”


 


许昕抓住他的胳膊,慢慢举起来。


 


张继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直到接触到自己的手臂,突然也是呼吸一滞,脑子一片空白。


 


“你...什么时候去纹的纹身啊?”


 


光滑的手臂上,一只白鸽浮雕赫然飞舞。


 


就像是被禁锢的鸟儿,又像是下一秒就要开始展翅飞翔。


 


昨天那神奇的十六岁之旅突然又出现在脑海。


 


纹身,吵架,翻墙逃课,妈妈的电话。


 


喜欢电影是因为我想拍电影啊。


 


月光下,那人温和的语调和好看的侧脸。


 


张继科突然瞪圆了眼睛看向许昕。


 


他说他会相信自己的梦想。


 


这一切不是梦,这是真实存在的啊。


 


许昕被张继科看得毛毛的。眼见那人还在出神,他摸了摸鼻子,小心翼翼地开口叫了一声。


 


“科子?”


 


张继科想被唤醒了一样,回过神来。许昕突然觉得自己在那人眼睛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,或者说,很久没看到的那个东西。


 


张继科心里痒痒的,心脏在胸口强有力地跳动。


 


所有沉睡的梦想一下子在胸口迸发,他发现自己是那么想念自己的十六岁,也是那么怀念那个古怪的追梦人。


 


他还想永远是少年啊。


 


突然,张继科跳下床,鞋子也没穿就冲了出去。


 


“喂!你去哪啊?”


 


许昕心惊胆战地叫出声,不知道那人要干啥。


 


“去辞职。”


 


张继科应了一句,就想说去吃饭那样轻松。


 


说完,他停下脚步,看了看后面的许昕。突然露出一个笑容。


 


“一起来么?”


 


“辞完顺便结个婚。”


 


卧槽。


 


许昕想也没想就冲出去。


 


手里盛粥的碗也差点打翻。


 


虽然很荒唐,但许昕哪里管得了那么多?


 


他识相地快一点。


 


等不到明天了。


 


万一明天,张继科反悔了怎么办?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-end-


因为这个长度我觉得要跟大家道个歉…


谢谢你们愿意看我胡言乱语啰里八嗦…(*´Д`*)


以及因为太长了我自己也没好好检查...就野蛮生长吧..


反正我的阿科和蟒蟒,永远都是少年


所以你们也不介意...理理我吧!!(毫无底气)


还有啊..这真的不是一部中年危机电影...(真的不是


 




唉…还有后面一丢丢…


...另一个世界:


许昕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实打实地感冒了,但没办法,谁叫做完科子那家伙发神经非要在操场上躺着不走。自己只能陪着他了。


 


他支撑地爬起来,一边用纸巾擦鼻子,一边去够桌子上的电话。


 


“嘟嘟嘟...”


 


“嘟嘟嘟...”


 


许昕的心随着那电话的声音起起伏伏。


 


“...喂?”


 


啊,接了!


 


许昕眼睛一亮,精神也好了不少。


 


“喂?科子!”


 


“干嘛?”


 


那人好下也是刚睡醒,听语气不太高兴。但许昕丝毫不介意。


 


“一会看电影吗?”


 


“...啊?看什么?”


 


“随便啊,不是你昨天说要看的吗?”


 


“哦...我说的?”


 


“是啊。”


 


许昕眨眨眼睛,那家伙不会忘了吧。


 


“那下次再看吧,我好困啊,先睡一会。”


 


“拜拜。”


 


许昕还想说些什么,电话“啪”一下就给挂了。


 


靠。


 


他又抽出张纸巾擤了一把鼻涕,心中忿忿不平。


 


下次那家再说什么,还是要立马答应才行啊。






 -真实的END-

【蟒獒】及体入理(警医车)

空杯:

我知道你们最近被这个家伙 @栋 虐地死去活来所以我来带你们兜个风(不对


群里姑娘要的车。


 @春风埋骨 太太点的梗。




警察蟒&医生科


讲真这个设定异常带感啊忍不住想脑后续(你冷静不要做没有未来的事





车身太长了一辆还放不下....(不愿面对


嗯总之来吧。


办公室


手术室


*忽略各种bug


开完这辆我这一年都不想碰车了蜜月篇明年再说吧。




以及各位小天使:开车也是有基本法的,有车就开开心心上,没车就看剧情发展,不要脑子里都是车好么。



桃籽:

说到冷cp……偷偷放一个。

江天一,继科儿的真·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,和继科同年同月出生。以前的山东双子星,从前两个人包揽青少年组双打冠军,后来因为养狼计划去了香港,两个人伦敦奥运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碰到过,然后就没了。

二月二十八日他的生日。

冷死了……又冷又虐,在兔区看到这个的我眼泪掉下来。


对的我又补充了一点。

附视频链接 这里



嗯求楼号的……我给你们提示好了……

截图来自id=1895652

这个主要在前三页,后面是老双子撕……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撕的

第二个是竹马的楼,关键词:

我无法记录在你的光辉之中,但是我人生的每个闪光点都有你的存在


虐吗?

虐! 


这么冷别上升自己看看就好。


挂人死全家特别是在兔区我就这么暴躁。

【龙獒】目前发过的所有车合集

L'immortalité:

是时候放出来搞事情了(。ooc与bug皆属于我,与他们本人无关。




请勿转载出站外!!!以及不吃别点,请勿找事。




愿赌服输:球桌play




乒乒乓乓:更衣室play




Suffer:钢琴play




防火防盗防AI:AIx科学家




U make me wanna:奶油梗




Nympho:镜子+水床




口舌之快:phone sex




I wont tell a soul:初夜车




抛锚:野外车震




红豆:愿用一点相思换一颗红豆




Stay with me:拉伸车




Earned it:球台play




猎奇心理:假如正主也看同人文




归去来兮:总监x总监




检查:医生x警察




四舍五入:人工呼吸梗



【龙獒】Your true colors(双性梗,PWP一发完结)

第一篇能让我看到画面的文,剧情和肉部分互相成就着,缺一不可…

寒冰如狱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不上升真人,OOC我的锅


文中涉及强暴、虐待、血腥元素,请朋友们谨慎观看


一切设定都不严谨,不接受关于题材的指责


由于特殊原因,请不要转载与传播,谢谢大家,看文愉快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正文: ‘忏悔’的上      ‘救赎’的下     




感谢 @王伊万 小天使给我那篇沉沦配了图


这位小伙伴非常害羞,我就不把图发出来了(自己珍藏,第一次收到图跪着感谢QAQ)


然后感谢 @问灵 的梗……和我讨论了很多


我终于对双性下手了,写了好久,车开翻了三次,我承认我开车的技术退步了但是我还是想做一个老司机的


我写了很多篇文,各种脑洞情结,但是发现其实兜兜转转的我只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





【龙獒】目前发过的所有车整理

哦哦哦哦!!

L'immortalité:

整理不易,且看且珍惜。


快在评论里夸夸我,急需慰藉。


请勿转出lof!!!!


球桌play:愿赌服输


更衣室play:乒乒乓乓


钢琴play:Suffer


奶油梗:U make me wanna


镜子+水床play:Nympho


AIx科学家:防火防盗防AI


phone sex:口舌之快


野外车震:抛锚


拉伸车:Stay with me


感谢有姑娘指路ao3,但是就我所知有些手机系统是上不去ao3的,所以万不得已我不会发ao3上。暂时把片刻作为新的栖居地,如果不行就走weiconote,再不行就只能ao3了……

马克!

阿赛克:

17的文打包,请各位宝宝包容里面的虫,17最近工作忙翻天了,临时给宝宝们打个包,等过年再打一个,像后来听说和吞噬我放下次来吧【苦笑

目录都在图片里,也可以自行选择,里面出现过的CP都标出来了,tag里也打过了,除了道哥是龙蟒獒三人行以外。

希望各位宝宝看得开心看得高兴我也就很幸福了!

如果网址过期了请告诉我一声!(腾讯微云)

百度云请走这里!

鞠躬退场!

陌生的地方渐渐熟悉,

熟悉的面孔渐渐变成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日日月月》